快捷搜索:

曾引领手机局势的诺基亚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2017年底,金立被曝出资金链危机,因拖欠供应商欠款。今年4月2日,深圳市中院举行关于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通报了管理人自进驻金立后的调查情况以及未来安排。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3月21日,共通知了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了申报。经管理人审查,已初步认定并编入《债权表》债权324家,认定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包含外币债权)。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显而易见的是,金立已经资不抵债。

  手机江湖变幻莫测,其间几多悲喜,几多波折。在2G时代,诺基亚、爱立信、索尼、摩托罗拉等国外品牌才是主角,这期间也是国产“贴牌”手机最凶猛的时候,更是深圳华强北山寨机横行的时候。而到了3G时代开始,国内厂商才陆续推出自有品牌,也有ODM和OEM,“贴牌”手机成为了历史。

  金立早期凭借营销功力开拓市场,效果显著,但如今在信息开放,且手机同质化、头部企业集中的大环境下,其处境越来越艰难。付亮感叹道,后期的营销已没办法让销量提升,距离头部企业越来越远,而整体资金又越来越紧张。

  抓住机会快速做大,目前为止只有小米这一家互联网公司真正做起来。虽然大环境下求生存很艰难,但大家的问题却各不相同,“大火”过的乐视手机曾依靠其生态模式宣传,但宣传模式的很大问题在于,利用过度补贴、交叉补贴的方式。“在数字上表现就是1+1小于1了,模式转一圈钱就少一圈,对于电视、手机这类硬件成本占到销售价格的50%,甚至更高的情况下,这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时期问题不会凸显,但长此以往问题便暴露了,也支持不住品牌的发展。”付亮说。

  2008年至2010年,是诺基亚的末代巅峰期,而此时,苹果推出的iPhone手机,一台3.5英寸的单手操作的触控屏幕、金属外衣,其IOS系统因拥有封闭性强、运行流畅的特点,开始展露锋芒,划出了手机市场的跟风潮流。

  大家都在等待5G时代的到来,手机终端在随着基础网络的升级开放,用户体验将大幅度提升,也将迎来一批更新换代的时刻。在今年MWC大会期间,华为、三星、小米、OPPO、vivo、中兴、TCL、努比亚等品牌厂商纷纷发布或展出第一批5G手机,也可以看出,目前宣布推出5G手机的几乎都是知名品牌厂商。

  “波导、夏新等品牌,没能熬到智能机时代的来临就消失了,而如今,一些知名的中小品牌的市场慢慢被小米、华为、OPPO、vivo蚕食,沦为名气大份额小的处境。”深圳华强北经销商对经济观察报惋惜到,虽然一些倒闭的品牌手机在渠道方还有销售,但是已没有厂家的保修,即接近“三无”产品,就只剩下品牌记忆了。

  江苏某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还有手机的一些融合产品,比如耳机、音响、净化器等生态类产品。现在手机市场出现疲态,外观、颜色、屏幕等换新,顾客购买欲望已经乏力了,所以也都在推家庭融合产品,提升销售势头,现在很多品牌包括华为、小米、荣耀等都在做生态类产品,也是为了接下来5G布局,智能家庭场景类的产品都要用到5G的技术。

  但另一老牌手机酷派则没那么幸运,酷派的主营业务是手机,而在付亮看来,其最终消失原因则是,后期已不像之前专注在手机并持续投入,而是开始比较盲目进军其他领域,以及和其他品牌结盟。

  在功能机时代比较简单的运营商渠道模式已经改变,现在的智能手机产品概念在不断变化、经销渠道也在不断变化。同时,有些企业受制于管理层、公司的文化,及自身对环境的判断,从巅峰滑落甚至消亡也是必然。“在2014年中兴、酷派、联想出现危机,主要原因是太听从运营商定制机器的规则,积累的3G库存太多,达到两亿的亏损。”孙燕飚表示,而华为在2013年则坚持自己的产品原则,有较为清晰的国际化路线,所以积压的库存不多。一位联想内部人士对记者说,与运营商绑定的定制机,用户有局限性,年纪长、配置不高且性价比较低,而后在2015年左右联想还针对年轻的市场推出品牌,但内部不断的人事调整,步伐就减缓了。杨元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手机业务在此前发展中存在一些失误,包括在判断客户需求和切换品牌策略上。“联想和中兴没有像华为一样及时的转身,”独立通信分析师付亮对记者表示,内部一直不停的变化策略,调整的策略也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直至一点点失去市场。中兴和联想,并非只有手机这一项业务,即使亏损也能继续。

  曾引领手机局势的诺基亚,在3G时代的节点,被苹果抢夺了王者的“指挥棒”,便开启了智能手机的新时代。而随着需求的不断攀升,中国企业开始模仿跟进,亦步亦趋,至现在中国手机品牌已经发展到世界的前列。

  这也意味着,模仿式低门槛进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也是一个产业从兴起到成熟的一般性规律。而手机企业将面对残酷的存量市场竞争,只有技术力量、出货量足够强大的头部企业才能保持强劲的创新能力,才能领跑。

  另一品牌锤子与魅族较为相似,是具有个性且拥有部分忠实粉丝。“锤子是破坏者,但是却不能建设。”付亮称,罗永浩可以找到手机的痛点,找一些解决办法,可以炒概念,这是可以破坏市场的,但在形成产品、量产、销售等后续环节问题很多,生产不能正常上市,市场就逐渐丢失了。而魅族符合且得到了一部分特定的群体的认可,像黑莓品牌。但却败在这批用户年纪不轻的同时,其自身资源有限以及头部企业的打压。

  2014年,酷派与奇虎360合作创立奇酷手机后,又成为乐视的子公司。酷派本想借新东家乐视的生态模式回血,但不料深陷乐视造车所致的资金链断裂的迷雾。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手机作为重要的终端,当时的环境有专门的设计公司、生产公司等,一批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便开始出来做手机。对于找寻差异化,切入细分领域垂直深耕的小企业,要是想在市场中生存下去并不容易,因为你能做的,头部企业也能做。目前排名前五的头部企业在市场中的份额已达到80%以上,产品线也更为丰富,平均到每一台机器的成本要更低,且话语权大,对产业的议价能力更高。

  在移动芯片、电容屏和移动操作系统出现之后,催生出一个庞大的智能手机产业。需求的急剧攀升,以及较低的进入门槛,给了很多企业机会。

  而上述倒闭的品牌,用户体验没有随着用户使用行为而升级换代,而随着手机终端销售渠道成本越来越高,平板、智能手表、智能眼镜等出现,用户对手机终端也不再是唯一的通讯需求。手机终端以场景型应用展示,行业+手机会出现。

  而BAT也从另一面参与到这场手机战争中,阿里打造阿里云操作系统,百度从特殊配件入手,如打造小度音响,腾讯投资手机厂商的内置应用。“整个产业链有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即物联网接入方案,提供软、硬件一体化。在这种情况下,阿里云服务都是有自己的机会的。”付亮表示,未来的智能终端方向,不仅是头部手机品牌、其他行业的领军者也将加入其中,目前达到突破的不多,智能穿戴、智能操控、VR场景、工业机器人、智能驾驶等都在积极操作。

  在2011年至2012年,在运营商的助力下,“中华酷联”开始在国内市场盛行,而当时小米品牌也异军突起。随后,OPPO、vivo品牌开始在线下专卖店流行起来。

  5G的落地也将助力物联网的发展。目前正处于物联网的“春秋时代”,百家争鸣,大家都想参与也都各有各的特点,而等待5G的到来,就会进入“战国时代”,只有少数几家具有影响力的企业能够战斗下来,而另一种则需差异化快速发展起来。

  近几年手机市场的环境不容乐观,尤其从2017年开始智能手机的销量开始出现下降,手机市场已趋于饱和状态,乐视、酷派、金立、锤子、美图等知名品牌倒下或卖身,“从2015年110家手机品牌,到现在只剩下30家手机品牌,而月销量达到十万的品牌则不到20家。”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粗略统计并称,中国的手机品牌数量还将继续下降,未来将是仅有几个寡头存在的市场。

  目前正处于物联网的“春秋时代”,百家争鸣,大家都想参与也都各有各的特点,而等待5G的到来,就会进入“战国时代”,只有少数几家具有影响力的企业能够战斗下来,而另一种则需差异化快速发展起来。

  乐视、锤子都没有真正的扎根且被市场认可,美图也是如此,美图以拍照、美颜为切口打入智能手机市场,曾创造出了抢购热潮,并在2016年底敲钟上市,但美图手机业务近两年却在持续亏损。4月14日,其官方微博发布告别信“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并将手机业务移交小米。美图为了及时止损,停止了手机业务。 “不过这些品牌都没有完全死掉,现在还有在线上、线下渠道售卖产品。”华强北经销商对记者说,价格便宜销量还不错,但是没有厂家保修,即接近“三无”产品。而目前销量很难估算,因为尾货一般是看厂家停止运营时,工厂的实际库存。后续不再生产了,慢慢的将只剩下品牌记忆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